標籤

2012年3月2日 星期五

GUILTY CROWN 19










相比起上一集,這集真的好太多了。上一集筆者因有事而沒評,就簡單提及下發生什麼事。上集重現了前半季為了增加劇力而犧牲合理性的問題,結果出現了一連意義不明的展開,最大問題莫過於いのり突然野性化,白白浪費了13至17話辛苦得來的神回。今集換了大河內編劇來寫劇本,表現明顯地比主系列構成吉野弘幸及另 一名編劇鋼屋ジン優勝得多了。
今 集有為春夏幫助達亞達那方的原因解話。春夏是真名的母親,卻不是集的親生母親,但春夏幫助莖道是為了防止真名復活,儘管她和集沒血緣關係卻幫助集,原因無他──她喜歡集,集亦是她無可替代的兒子,即使集不是她生出來,但她十多年來都陪伴著集成長,早已是一家人了,是否親生也沒有關係。這部份的親情其實表現不太多,更可說只是集再次覺醒的契機而已,但卻又剛剛好讓筆者明白到春夏有多愛集,集又有多著緊他的繼母。
而集在經過眾人的背叛、いのり的犧牲,以及保護母親的心萌牙後,領悟到自己作為王的方式,與之前役人如奴隸不同,而是把一切容納於自己,包括了黑暗、惡意, 盡王的本份拯救大家。當然有一部分是為了自己之前對學生的所作所為贖罪,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最愛──いのり救回。故此對他而言,就算再一次把基因打 到自己身上會死,也沒有所謂,因為比起死,他更不想看到的是無地自容,什麼事也做不到,眼白白看著他人犧牲的自己。這一刻的他終於成長成為一個有負擔、有 鬥志的人,當他與母親剖白自己的意志,他們二人的感情在此令劇情所給的效果昇華,足以令筆者動容。
另一方面,嘘界的無故送死行為不用說就是為了滿足了追求力量和強大領袖的慾望,但似另一方面,嘘界的 無故送死行為不用說就是為了滿足了追求力量和強大領袖的慾望,但似乎只有集的王之力量才能吸引他。別忘了,王之力量的表現在於人心中的罪惡、渴望、真正人 格,這是否意味著從一開始集和涯所用的王之力量早已站在不同的起跑線?集和涯心中所渴求的東西不同又是不是分了勝負呢?我們知道集希望自己有更強的力量, 那涯呢?按涯所述,過去、現在的目標也沒有變,他的人格沒變,只是他站在不同位置後,就把他的目標毫無保留地實行起來。只不過,一直以來他懷有的目的是什麼呢?
不過,無論如何,集即使重拾故有的力量,即使這力量更勝以前的,這次的再生卻有可能把他導向死亡的道路:過了再獲力量的第一道鬼門關,還有兩關──與涯的決 鬥和晶化,兩者對集而言都是致命的,故此即使救出了いのり也未必能活下去,他面對怎樣的未來就要看他面對故友的鬥心及造化了。
總括而言,今集沒有超展開,但在描寫母子情和集的成長總結簡單而有力,兩者結合後更得出一個不錯的效果,可見即使驚人的劇力,也能做出好表現,故此負責今話劇本的大河内一楼居高至偉。筆者期望未來幾集做超展開的同時,更要顧及合理性避免再搞出吐槽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